幸运飞艇

新朝阳

产品名称:
多迎百根
产品规格:
1、针对不同作物进行中微量元素配方; ...

加入新朝阳
您现在的位置:Home 新朝阳成员 B2B 最新动态

草铵膦不可能成为草甘膦的替代品?

发布时间:2019-04-12 09:04:41 来源:互联网 点击次数: 【字体:

    一、关于美国联邦法院二审裁定草甘膦致癌案件说明

      2019年3月27日,根据经过一周的审议,由五名女性和一名男子达成了一致判决,支持原告埃德哈德曼。美国联邦法院二审裁定孟山都对EdwinHardeman罹患癌症负有责任,并被勒令赔偿8,000万美元。在做出决定时,陪审团认为孟山都没有证据证明是其他原因导致Hardeman致癌的,因此判定Hardeman胜诉。

草甘膦生命周期还很长,草铵膦不可能成为草甘膦的替代品?

      该判决标志着2月25日开始的密切关注的两部分审判的第一阶段结束。在初始阶段,陪审团的任务是决定科学是否支持Roundup及其活性成分草甘膦可以引起非霍奇金淋巴瘤,以及它是否引起哈德曼的癌症,在第二阶段决定损害赔偿和其他要求。

      目前拜耳提起了上诉,根据美国法律及程序,预计该案还将反复并进行较长时间。 18年孟山都在加州有过类似诉讼中,同样原告约翰逊的律师认为无需证明除草剂是导致癌症的唯一原因,只需证明除草剂对他的病情是“重要的诱因”之一。孟山都发言人称,在加州法律下,约翰逊只需证明,如果没有接触“农达”除草剂他就不会患上癌症。最后案件本身回到关注孟山都没有在产品上贴上风险提示的标签及科学使用方式,案件不具备普遍适用性问题。

      事实上,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和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下的农药残留联席会议(JMPR)、美国环境保护署(EPA)、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等在内的世界各地的监管部门和独立的科研机构均就草甘膦的安全性进行过评估,得出一致的科学评估意见,即:按标签说明使用草甘膦是安全的, 不会给人类健康带来任何不合常理的风险。

      美国环保署的人类健康评估从饮食、居民/非职业、累积和职业暴露几个方面进行了评估,此外,EPA还对草甘膦癌症数据库进行了深入的调查,包括来自流行病学、动物致癌性和遗传毒性研究的数据。根据这些调查和数据,美国环保署认为,草甘膦不可能对人类致癌,食物和水中残留的草甘膦也很容易满足人类“安全”食用的要求。

      2017年11月9日,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NCI)也发表研究论文,明确表示通过长期观察4万多名接触草甘膦的人群,可以证实“草甘膦与任何人类实体瘤和白血病毫无关联”。

      2019年1月16日,加拿大卫生部宣布:草甘膦可继续安全使用证据确凿,驳斥了有关使用孟山都Roundup除草剂致癌的论点。加拿大有害生物管理局已于2017年对草甘膦进行了评估,并批准其在一些附加的标签要求下,在加拿大继续使用。这项评估对1300多项不同的研究进行了分析,结论是只要草甘膦在正确的标签要求和方式下进行使用,就不会对人类或环境构成风险。

      二、关于越南农业和农村发展部禁止使用草甘膦的说明

      近日国内媒体相继有报道:越南农业和农村发展部于3月24日宣布即日起禁止所有含有草甘膦的除草剂产品的进口和贸易,并且将在不久的将来彻底禁止草甘膦在越南使用。还有报道:越南农业部植保部门负责人Hoang Trung表示,“美国关于第二次裁定草甘膦与癌症相关的判决信息一经确认,我们就立刻禁止了含有这种活性成分的除草剂。并且,在不就的将来越南将彻底禁止草甘膦在越南的使用。”

      对此公司同越南合作伙伴以及相关媒体核查,没有发现文件信息和相关报道,估计是国内证券市场寻找行业题材概念。目前越南出口货物正常清关,无任何影响。2017年越南草甘膦用量为13000吨,全球占比1 %,是越南用量第二大的除草剂(第一大是丙草胺),占越南除草剂市场的15%。

      三、草甘膦生命周期还很长,较长时间内没有替代品

      草甘膦大规模应用于转基因作物,所以草甘膦的质疑言论一直存在,其与转基因作物也一直捆绑着。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2017年为1.9亿公顷,同比增长2.5%;相比于2007年的1.14亿公顷,年复合增长率达到5.2%,预计未来仍将以每年5%左右的速度稳定增长。

      全球草甘膦除草剂主要用于转基因作物如大豆、玉米和棉花等。没有除草剂草甘膦,粮食将面临重大的挑战。无论是否有类似案件的发生,或转基因的激烈讨论,可预见的数十年内都将不会影响草甘膦行业态势。

      一方面由于是草甘膦应用时间长、范围广,对全球作物保护有着决定性作用。草甘膦经过40多年的应用,凭借其广谱、高效、低毒、低残留、环境影响小的特性在普通农作物领域普及率较高。草甘膦是全球最大宗的除草剂品种,占全球农药总用量的15%左右,占全球除草剂40%的市场份额,全球市场规模56.61亿美元。2017年全球草甘膦产能106.5万吨/年,其中孟山都产能38万吨/年,国内产能为68.5万吨/年,国内产能占64.3%。由于中国目前每年需要进口近1亿吨大豆,基本都是转基因产品,为维护中国食品安全,预计不久的将来中国已将放开转基因大豆、玉米的种植,这将会进一步长期利好草甘膦市场。

      另一方面是新品种研发成本高、时间长、风险大。据农化行业研究公司 Philipps McDougal在2016年估计2010年以来每一种新的农药化学成分的开发成本近3亿美元,而且耗时10年以上。由于农药对环境、生态的影响需要长达十年甚至数十年的检验、监测,才能确定新农药是否应用?一个农药产品在全球监管注册成本就需要数亿美元。在这个背景下,几乎没有企业有动力开发一个新产品替代一个已经被市场证明是安全可靠的产品。

      三是新产品需要完善产业链的配套。农化行业需要一个很完善的产业链进行配套,中国用了30多年的时间完成的产业链的建设,这在其他国家不可能再实现,因其势必与环境、经济成本、时间成本息息相关。要想再在其他国家建设这个产业链几乎是不可能的,草甘膦生产的格局仍会是为中国与美国所支配。

      四、草铵膦不可能成为草甘膦的替代品?

      草铵膦广泛用于果园、葡萄园、马铃薯田、非耕地等防治一年生和多年生双子叶及禾本科杂草,细分市场接受度较高。中国农药工业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油菜、果园、非农、大豆、棉花、玉米等领域为草铵膦的主要使用方向,六大领域合计使用量占当年草铵膦总使用量的94.3%。加拿大、美国、中国分列草铵膦前三大消费国,当年使用量占比分别为38.2%、15.2%、12.1%。其中,加拿大因耐草铵膦转基因油菜渗透率极高,故使用量较大;我国百草枯逐步禁用引发了市场真空,草铵膦在国内迎来稳定放量。

      此外,由于抗草甘膦作物的广泛种植致使具有抗草甘膦的杂草亦逐渐增多且抗性更强,草铵膦与草甘膦复配,对恶性杂草、抗性杂草有特效。目前草铵膦制剂为了解决南美草甘膦抗性杂草,只是草甘膦的一个补充,市场不会和草甘膦一样占到主导地位。以当前草铵膦15万元/ 吨和草甘膦2.8万元/吨的价格比对,使用草铵膦除草成本大约是使用草甘膦的3-5倍。目前草铵膦更多用于经济作物除草,或草甘膦与草铵膦两者复配使用,无法作为替代草甘膦的主要除草剂应用。

      未来草铵膦需求增加主要增加主要来自三部分,一是在全球范围内继续对百草枯水剂的替代,二是草铵膦与草甘膦复配制剂应用的增加,三是抗草铵膦转基因作物的推广。

      综上,草铵膦现因其工艺成本高、目标作物的局限等原因,草铵膦尚不具备替代草甘膦的可能性。

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删除。

新朝阳品牌
Copyright 1999-2018 NewSun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司地址: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武侯祠大街266号华达商城801室 电话:028-85551481 蜀ICP备10019722号
友情链接:123彩票  123彩票官网  澳博彩票官网  澳博彩票平台  澳博彩票官网  123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